第116章 境界飞升,说出秘密

?热门推荐:
????而在风澈话音落下之时,他的掌中亮起一阵强烈的白光!过了一会之后被他收回了!

????但那短短的几秒也足够让在场的人们震撼了!尤其是赤游!

????那张英俊的脸青白交替,头一次露出如此不镇定的模样!惊讶的开口:“你、怎么会?”

????江月初也愣了几秒,回神之后颇为诧异的盯着风澈的脸看了看!他、竟然已经是归元期的修为了!那是货真价实的中承境!

????她非常肯定,上次逃亡时风澈展现出的实力还是筑基期,这才多久,他就变成归元期了!

????中间似乎也没有隔开多久吧,最重要的是,小乘境晋升到中承境如此大的跨越,风澈竟如此云淡风轻的过来了!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?

????刚刚风澈只是释放了一下自己的灵力,小乘境的修士只是淡淡的白光,中承境的修士却能凝聚出格外耀眼的白光。

????“失礼了,公子请。”最终打破沉默的是顾照影,她承认了风澈是绝对有资格进入这扇大门的。

????江月初无意间看了一眼顾照影,她对风澈的态度……似乎与别人没什么两样,但刚刚似乎有那么点点的敬重?

????大概是错觉吧,江月初这样想着。

????而风澈已经走来,对着赤游勾了勾唇角。

????而赤游的脸色一瞬间黑成了锅底,他完全看懂了风澈那一眼的嘲讽,还有此刻,握在手中的请柬也如同烙铁一般,烫的他手心发抖,心中却是冒着阵阵寒意。

????风澈竟然晋级了!一跃成为中承境的修士!这对他来说简直是羞辱!

????他的对手已经率先达到了那个惊人的高度!而他还停在原地没动,十几年了,风澈回来之后,他们还未真正较量,他就已经输了一局!

????不,他没输!就算暂时落后了,他也会马上拉平的!

????握了握拳,赤游转身进入那铁灰色的大门,而就这一晃神的功夫,江月初和风澈已经不见了。

????而此时,江月初和风澈已经步入了拍卖会的会场。

????与别的会场格外不同,这里的布置无一不是庄严而大气的,一点都不娱乐。

????诺大的会场分布着许多座椅,三三两两,却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

????江月初和风澈挑了一个角落坐下,而江月初自从进来就时不时看向风澈,而现在更是一点都不忌讳的盯着风澈的脸看了。

????风澈倒是笑的混不在意,他的侧脸对着江月初,嘴角那一抹勾起的笑格外明显。

????最后,风澈摸了摸弧度完美的下巴,终于看向江月初,“月儿今天格外热情,虽说在场的人们都不八卦,但月儿眼神如此露骨,我也会误会的阿。”

????江月初疑惑的问:“你误会什么?”

????风澈嘴角咧开,仿佛太阳在他身后出现,满脸都是明媚的笑意,“误会月儿突然发现了我的英俊我的好,喜欢上了我阿。”

????江月初狠狠一愣,忍不住就挥去一巴掌,直直朝着那张自恋到人神共愤的脸。

????不过,风澈轻轻接住了江月初的巴掌,飞快感受了一下那小小的手掌软嫩的触感吗,心里也跟着柔软了许多,不过脸上依旧欠揍,他把江月初的手好好送回去,笑着说:“这里的人都假正经,气氛多无聊阿,我开个玩笑,月儿莫动气。”

????江月初白了风澈一眼,真难想象,她竟然也习惯了这个成天不正经的人。

????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江月初突然问道。

????风澈笑着,“月儿是问我什么时候晋级的?就在你请我‘吃’过蝎子之后阿,刺激是刺激了点,但果真如月儿所说,大补啊!所以月儿,我可等着你再来‘喂’我,望眼欲穿呐。”

????江月初一愣:“就那么两天?”

????原来风澈消失了两天,就是去闭关晋级了?可是……这闭关的时间未免也太短了吧!

????风澈却是道:“月儿晋级不也只用了一晚上?”

????她是有乾坤珠忽然发威了,自然是不一样的……

????不过这些她倒不会说,但是风澈的天赋也太可怕了些,景箫哥哥那么厉害,如今也还没有突破中承境……

????“你多大了?”江月初又问。

????闻言,风澈的眸子微微眯起,竟有些恼了,手指戳了戳江月初的额头,“月儿是真不关心我,记住,你风哥哥十九,生辰是九月初九。”

????江月初微微缩了缩脖子,避开风澈挠她头发的手,隐约想起他似乎确实说过……

????风澈却是又道:“算一算,我的生辰也快到了,月儿,你记得给我备下生辰礼物。”

????“还有三个月。”江月初本意是想说,还早着。

????可风澈却道:“那你要抓紧时间了,最好能送一件让我惊喜的礼物。”

????“……”江月初无言以对,能如此厚颜无耻的向她索要生辰礼物的,风澈也算头一号。

????江月初心里想着三个月之后谁知道大家在哪,不过这次却是记住风澈的生辰了。

????“十九岁就中承境,你不知要气死多少人。”江月初支着头说道,也不看风澈了,眼神在渐渐多起来的人里面转悠。

????大概,风澈已经是归元期修为的消息,很快就会长着翅膀飞遍中洲五国吧!九龙子的名头并不是虚的,风澈人不在黑翼国朝堂,但是他的热度却从来没有退过!

????只听风澈自恋的说:“这么多年都是如此,世人也该习惯。”顿了顿,他又道:“月儿才十五岁,说不定再过两年也几升入中承境,到时候会是你来气死别人,当然,现在也可以了。”

????江月初道:“你真看得起我。”

????风澈却道:“月儿要相信自己。”

????“呵呵……”江月初不由的笑了一会,风澈不会口出狂言,但从他口中说的话向来狂的要命,却也诡异的让人有理所当然的认同感。

????江月初嘴上谦虚,心里却比任何人都渴望力量!她现在知道为什么族长爷爷知会在她小时候那么狠心了,即便她从妖兽口中死里逃生,族长爷爷也从来不会安慰她,反倒板着脸告诫她,真正的战场上永远没有“下一次”,也没人等着救她!

????从她离开白医族开始,她就步入了自己的战场,没有下一次,也没有同伴、没有长辈等着救她了。

????中承境才有资格说话!才有资格无视许多许多的规矩!

????所以,中承境,她一定要快点达到!

????这是她心底的声音,然而风澈帮她说出来了。

????“来瞧瞧今天有没有看得上眼的东西。”修长的手指捻起拍卖清单,直接递给江月初。

????江月初看一眼颇为恣意的风澈,他懒洋洋的陷在椅子里,手里只把玩着他的扇子,一开一合的,给人一种他已经无聊到极点的感觉……

????江月初忽然有点迷惑的看着风澈,或许……她一直都错了?莫非她也是被迷惑的人中的一个?他要真是这样懒懒散散的,又怎么可能以十九岁的年龄跻身中承境?

????“你这口气、难道我要是看中了哪件,你还能掏钱给我买下不成?”江月初问道。

????风澈顿时道:“自然,只要月儿看得上的,我必定买下来。”

????江月初有点不信,毕竟风澈这厮嘴上的话漂亮的很,当初不照样阴了赤游和江文媚吗?江月初始终觉得他是抠的。

????风澈这时抬眸,正好看到了江月初怀疑的眼神,顿了顿,有点哭笑不得了,他算是了解江月初的,如今一看她的表情就猜到她想什么了,这会是气都生不起来了,他叫来侍者,吩咐了两句。

????不一会,那侍者返回来,恭敬的把一盘筹码放在了桌子上。

????风澈又把筹码推到江月初面前,“不够再续,都以我的名义。”

????江月初意外的看了看风澈,不过眸中带着戏谑,仿佛是在说是不是被她的激将法给逼急了一样。

????“……”风澈扶额,更无力解释了。

????“天武神庙之钥、丹霞曲谱、珞璜剑谱……”江月初轻声念道,末了挑了挑眉。

????不愧是针对中承境的拍卖会,这些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,之所以是传说,原来只是普通人还没资格触碰而已!

????除了这些特别的东西,还有一些高品级的丹药和法器,虽然稀奇,但是江月初并不感兴趣。

????“可有看上的?”风澈又问了一遍。

????江月初摇了摇头,东西是好,可她全都用不上!

????风澈却是抽走了江月初手中的拍卖清单,指着上面的“风炎盾”说道:“这个还不错,能抵挡出剑期巅峰修士的三次全力攻击,这件‘羽织’也不错,轻如无物,受到攻击时会自动反弹一部分给攻击之人,我听说过,却也未曾见过。

????其它丹药法器倒也不必非要在今日买,至于那些试炼之地,都是极危险的,月儿现在绝对不可以去,早早拿在手中不免会遭到窥伺,不买也罢,月儿看呢?”

????听他一本正经的分析了一会,江月初顿时问道:“你这是……打算把风炎盾和羽织送给我?”

????风澈点了点头。

????江月初抓起几块筹码掂量了一下,确认一般问:“你确定?可别冲动。”

????风澈抽了抽嘴角,看一眼江月初的暗示,认命一般道: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。”

????“唔……”江月初相信风澈的诚意了,但是这礼物却有点贵重了。

????拍卖会上并不会用金币喊价,只用这些筹码,而这筹码分为红、蓝、绿、白四色,分别代表一千万金币、一百万金币、十万金币、一万金币。

????拍卖也不是一般的模式,所有的拍品都会事先展出,给出一个起拍价,然后盲拍,只有一次机会,最后自然是价高者得。

????只是……盲拍就有点看运气了,万一有人也是冲着同样的东西去的呢?价钱高了低了都不合适。

????所以,江月初挑眉一笑,“东西你都选好了,你有把握拍到?”

????风澈看着江月初的笑,忽然就觉得,如果今天这两件东西他拍不到,头上那顶‘抠’的帽子就别想摘掉了……所以风澈眯了眯眼,斩钉截铁的说:“有!”

????江月初的视线重又放在其他人身上,来这里的修士之间很少有交流,坐下便很安静,如果这时候有人大声说话,倒显得有点奇怪了。

????“这些人、你认识多少?”江月初忽然问道。

????风澈的眼神四扫而过,道:“不多。”

????中洲五国范围之大,能在西川郡遇到脸熟的已经很不容易了,风澈并不吝啬的把他知道的都给江月初指了一遍。

????都是江湖中曾经有过那么一两件惊人之举的人。

????听了他的话,江月初才发现,风澈其实对江湖零碎的事情知道的很多,这些若是问夙樾或者赤游,说不定那二人完全陌生。

????“他们都有地盘,一般不会跑来这么远的地方,这次来西川郡,应该也是奔着箫禾来的。”风澈说道。

????江月初耸了耸肩,“箫禾是不是真的且不说,这次聚头倒是有点意思。”

????风澈道:“高手遇到一起难免会有较量,月儿是想看热闹吗?”

????江月初点头,“有热闹看,谁不想往上凑?不过……我还有更重要的事。”

????“哦?何事?”风澈好奇的看向江月初。

????江月初微微沉默了一会,也看向风澈,她要找人,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,姬连是白医族的人,但是十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姬连为什么会离开白医族,他又在这个世界做了什么?

????江月初一无所知……

????但有一点她有所猜测,姬连应该不是一个籍籍无名之辈,因为族长爷爷在提到他的时候神情凝重,那种担忧并非是对一个牵挂之人,反而像是……大难将至一般。

????那天夜里她只沉浸在自己被赶出来的痛苦中,可这几个月以来,她回想了无数次当时的情形,反而是族长爷爷提到姬连的态度在她脑海中越来越清晰,她隐约感觉到,她找姬连这件事……并不是那么简单。

????所以思量再三,江月初只暗暗打听,看一些十五年前的故事,却并没有看都姬连的名字,这又让她不得不怀疑,是不是她想多了?

????心思电转,江月初凝着风澈,慢慢开口,“我要找一个人,但是……我只知道他的名字,其它的一概不知。”

????风澈眼眸一动,问道:“他是你什么人?”

????江月初道:“是爷爷让我找的,他也许跟爷爷有关系,但他……不是我什么人。”

????风澈看着江月初,她的神色从刚刚开始就凝重起来,这件事是装在她心底的……秘密,那种小心的感觉是怎么藏都藏不住的。

????风澈不知道找一个人的价值在哪里,但是他很高兴听到江月初对他开这个口。

????嘴角微微牵起,风澈轻声问道: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????江月初道:“姬连,他叫姬连。”

????风澈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,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,他问:“所以,你来这样的拍卖会也是为了打探这个人的消息?”

????“嗯。”江月初点头,风澈的脑筋的确转的很快。

????“你觉得他已经是中承境的修士?”风澈又问。

????江月初也再次点头,“有可能修为会更高。”

????这一点江月初很肯定,能从雷泽走出来,肯定不会弱。

????“呵呵,你爷爷有多少年没见他了?”风澈问道。

????江月初道:“十五年。”

????风澈摸了摸下巴,“这就难了……十五年,谁知道……中间发生过什么事情,他是不是活着,或者是不是还叫原来的名字,都不好说,不过,既然是月儿惦记的事情,我自然也要帮你找。”

365bet手机版中文????说着,风澈的眼神忽然停在一个方向,江月初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,却见那里坐着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翁,还穿着一身雪白的衣服,坐在那时乍一看就像个圆润的雪人,而周围那些本该目中无人的修士们却一个个都蠢蠢欲动,频频看着他的方向。

????有个人正站在他旁边,微微探身说着什么,等到他离开之后,立马又去了一人,竟有些排队似的感觉……

????“呵呵,月儿运气不错。”风澈忽然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