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 少爷,天冷了

?热门推荐:
????很诧异。

????这个家伙,就像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,眼里,只有老父亲和酒。

????钟灵的内心底,竟浮现出一股失望。

????不单单只是,失望陈长生不知上进,还有,不主动向她靠拢。

????只需,说上一句好话,她也会全力力争,让闫勇帮了这个忙。

????可惜。

????对方就像一块榆木疙瘩,完全不懂得变通,也不知道为自己的未来,争取一道曙光。

????故作云淡风轻,也就骗骗自己。

????钟灵暗自摇头,更是庆幸,当年跟这个人保持了距离,不然,岂会有今天这优质的生活?

????她从不否认自己现实,而这个社会,更加现实。

????陈长生举杯,跟钟严碰了一下。

????举止从容,神情惬意,看得出来,大好的心情,并没有遭受任何影响。

????然。

????姿态的云淡风轻,却让得,本毫不相关的钟灵,心里直窝火。

????称不上愤怒,可,就是很不爽。

????上天给了她这个机会,她也倾尽所有,最终攀上了高枝。

????而,目的。

????无非就是,告别贫穷,让街坊四邻,用羡慕的眼神看自己,也高看自己的父母一眼。

????但凡是力所能及,能帮的,她都不会拒绝。

????可,眼前这个消失了八年的大哥,却是无动于衷。

????难道说,当年勤勤恳恳的他,已经堕落到,烂泥扶不上墙了?

????黎芸悻悻一笑,“闫勇,长生学历的确不高,但为人老实诚恳,大家都是一家人,你看,能不能通融通融?”

????“岳母,这年头可不比以往,老实诚恳,完全不顶用,人还是要机灵一点才好。”

????“不过,既然是一家人,这个忙,我无论如何也得帮。”

????闫勇摸了摸下巴,故作沉思,而后道:“运输部可能缺人,对学历也没要求,会开车就行。”

????“可能会有些辛苦,但勤快一点,待遇还是很不错的,最关键的是,还锻炼人,对大舅哥以后,有很大的帮助。”

????黎芸顿时眉开眼笑,在她看来,这个女婿,是一心一意在为陈长生考虑。

????毕竟,人家一个大公司,也不能由着性子乱来。

????而,钟严却冷哼了一声。

????黎芸单纯,没心眼,可他,心里却跟明镜似的。

????表面上看,闫勇费尽力气,帮陈长生安排工作,可谓是尽心尽责。

????实际上,却是在踩陈长生,践踏他的尊严。

????钟严瞥了闫勇一眼,没好气道:“收起你的好心好意,长生才不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????“老严,你别老关键的时候犯浑,这大好的机会,哪里去找?”黎芸拉着一个脸,不满的指责道。

????钟灵撩动刘海,淡淡道:“我们家闫勇的公司,年初已经上市,市值马上过亿,很多人挤破头,都想进来求个一职半职的呢。”

????说到这里,话语中,不免带了几分傲然。

????闫勇摆手,“一点小成就罢了,不足挂齿。”

????黎芸一介妇人,只会卖水果,哪里懂这些?但,看到钟灵脸上的骄傲,却是打心底为她感到开心。

????“过亿的市值?摊到他身上,也有大几千万吧?啧啧,这辈子也花不完吧?”

????“钟家这次算是捡到宝了,从此以后,衣食无忧。”

????一直注视着场上情况,侧耳倾听的众人,忍不住纷纷惊呼,言语与神情,都透着一抹极致的羡慕与嫉妒。

????“勇哥,你何须这般谦虚?搭上了徐家这条线,跻身新北富豪榜,也是早晚的事。”

????一个三十岁左右,油头中分,身材瘦高的男子,缓缓走来。

????他叫余松,跟闫勇是发小,毕业之后,自然也就进了闫勇家里公司。

????说话间,端起一杯酒,立身在陈长生身前。

????“四大本土家族的徐家吗?这,这真了不得啊!”

????又是一阵惊呼。

????徐家在新北,是何等的存在?

????跟他们搭上了关系,那无疑,是搭上了一辆制钞车。

????钟灵再次看向了陈长生。

????然。

????神色还是跟之前一样,波澜不惊,心情大好。

????闫勇摆手,有些责怪道:“这都是以后的事,现在没必要拿出来说。”

????“小闫,那长生的事情,就有劳你了。以后也多多关照一些,这孩子老实,我怕他吃亏。”

????黎芸心满意足,随后转身对着陈长生道:“长生啊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????“啊?”

????陈长生放下酒杯,转过身,笑道:“光顾着跟父亲喝酒了,倒是忽略了你们的话题,抱歉抱歉。”

????闫勇:“……”

????黎芸:“……”

????钟灵暗自摇了摇头,把脑袋别到一边。

????余松却直接跳了起来,不加掩饰的嘲讽道:“你这个家伙,还在这里装模作样,难道你觉得,这很好笑吗?”

????陈长生笑容不减,而,一双眸子,却有了变化。

????趾高气扬的余松,在触及到陈长生的目光之后,瞬间,寒意遍体,本能的向后连退了两步。

????这,这他妈,是什么眼神啊?

????钟严冷笑,“溜须拍马,还请你换个地儿。”

????余松面色一红,想要说点什么,最终却还是忍住了。

????毕竟,这个老家伙,是他哥们的岳父。

????钟灵忍不住了,“爸,人家闫勇在这里想尽办法,他却跟没听到一样,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”

????“他想尽办法?呵呵……”钟严笑了,“你让他扪心自问。”

????“再说了,也就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。”

????钟灵失望的摇头道:“爸,你还是老样子,什么事都向着他,也不分个好歹。”

????“好了,都别说了。”黎芸万分无奈,明明是一件好事,怎么就搞成了这样?

????“父亲,喝完这杯酒,我就先走了,回头再来看你。”

????陈长生站起身,举杯。

????“好,没事多回来走走。”

????两人碰了一下杯,仰头,一饮而尽。

????“母亲,回见。”

????黎芸点了点头,“闫勇给你安排工作的事,你要不再考虑一下?”

????她完全是一心为陈长生好。

????此时,却是有些失望。

????闫勇也不说话,嘴角扯着笑,一副,只要你开口,我就能满足你的模样。

????钟灵环抱双臂,笑而不语。

????正要离开之际,酝酿了几天的这场秋雨,总算是落了下来。

????寒意渐浓。

????在外静候的陈璐,驱车前来。

????身材高挑冷艳的陈璐,一下车,顿时引起了阵阵惊呼。

????这般出尘,且气势凌厉的女子,就算是场上那些自诩见过大世面的人,也是惊愕不已。

????“这女人,是干嘛的?”

????“天呐,跟从画里走出来似的。”

????抬腿迈步间,散发出来的无形气质,使得闫勇,钟灵等所有人,都愣愣出神。

????很快。

????“少爷,天冷了。”

????陈璐立身在陈长生一侧,将一件大衣披在后者肩上,柔声道。

????“走了。”

????陈长生拉了拉大衣,摆手转身,大步离去。

????陈璐撑伞,紧随其后。

????闫勇:“……”

????钟灵:“……”

????黎芸:“……”

????“……”